蒼水亞 - 01天响岛(操了兔子管家) 慾望之世(双/N/互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01天响岛

    「去那种地方度假没问题吧?」

    翻着宣传手册,诗延托着下巴为难的说。

    青年诗延浑身懒散的躺卧在办公室的柔软沙发中,将宣传册随意丢在玻璃桌面上,页面让人看了就鼻血狂流的艳丽照片就赤裸的展示在上,旁边穿着规整帅气的银髮少年把咖啡放在桌上。

    「请您放心,即便您不在公司的事情我会处理很好的。」

    「那是当然,我从来不怀疑你的能力。」诗延耸肩,喝了一口咖啡,牛奶与糖早把苦味淡化无蹤。「我是在说休假去天响岛未免也太刺激了吧?」

    「但是我觉得您需要找几个固定的性伴侣。」

    「噗!咳咳!」猛地把咖啡给喷了一桌,诗延看对方一脸菁英上班族的正经样,想不到刚才那掉节操的话是从对方口中说出来的。

    「原来您这幺喜欢二次元的梗啊。」少年边说边轻快的将咖啡汙渍清除。

    「谁喜欢啊?话说我在你眼里是那幺慾求不满啊?」

    「……嗯,您的确很色。」

    「喂!」

    轻鬆接住对方丢过来的枕头,少年无框镜片后方,竖立兽般银蓝色冰冷的眼瞳,此刻却有些许的柔软。「父亲,尽管您不想承认,但是发情期的徵兆越来越强烈了!不解决掉长期会很困扰的。」

    「你这家伙。」到底谁才是爸爸啊?「我知道了,会去的。」

    反正也没有跟谁在一起的打算,啊!就是这种身体才惹来的麻烦。

    「那就三个月吧!三个月后不管怎样我都会回来,在那之前把公司照顾好了!」

    「好的,父亲。」

    从大陆到天响岛大概一小时的飞机,虽然有更快捷的方式,但过程也是旅行的一部分,况且一想到天响岛是什幺地方他就有点头疼。

    爱慾女神艾妮塔特所创造的两个岛,全女性的地鸣岛跟全男性的天响岛,发展不到百年间,就已经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性爱天堂。

    其糟糕点对诗延来说是数也数不尽。

    对有权有钱也有闲的人来说,是正好的去处;毕竟是女神之下,遵从女神的契约,在这的一切严禁洩漏到外面,外界所知的也就是有两个糟糕的性爱岛。

    诗延看窗外云层,手指漫不经心的拨弄胸前的项鍊,上面鍊着的是柏金材质的镂刻云朵,天响岛的入岛凭证。

    柏金标示主人的身分,在客人的主人中是最高等的,上面的管理阶层还有两个,紫钻爱神跟翠钻管理者。

    似乎因为女神喜欢闪闪发亮的宝石,身分区别都是以宝石来分。

    至于柏金尊客之下,就是白银中等跟青铜普通了。

    获得阶级的原因不只是钱权,跟长相和身材性格之类的也有关係,他们会自动评等客人,但之间的规律到目前还没人能摸得清。

    不过对诗延来说怎幺都好,他百般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

    根据宣传册撇除性爱岛上的休闲设施也做得很好,把它当作普通的游乐区也没什幺不行,如果找不到喜欢的就这样痛快玩三个月!

    「客人,该起来了喔。」

    「呜嗯?」

    温热湿滑的东西舔着他的耳朵,平凡问候却是暧昧低语侵入他的脑中,诗延睁开眼发现自己还在飞机坐位上,旁边站着一位漂亮的金髮少年。

    纤细柔韧的身躯批着若隐若现的纱布,白皙肌肤胸前两点粉色异常可口的模样,他的嘴唇还留有透明的水光,想来刚才舔诗延耳朵的人就是他。

    诗延抹了下眼角,注意到对方右手上琉璃打造的手环。

    「尊贵的客人,我是负责引导的侍者,您有一切问题都可以找我解决。」侍者将手放胸口,对他行一礼。

    「喔?侍者可以随便舔客人耳朵吗?」

    诗延手指从侍者锁骨挑上小巧的喉结,肤质同眼睛所看到的细腻,侍者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当然不是,客人您是特别的。」

    侍者轻轻一笑,没有刻意勾引却让人觉得诱惑。

    「虽然照规定侍者是不会跟客人发生关係的,但是……」侍者的手隔着单薄的衬衣摸上诗延线条分明的腹肌,不过分鼓胀却结实的肌肉,还有诗延不同于东方人的深邃轮廓,醒来后慵懒如豹的表情都一再吸引着他。

    「只要侍者愿意就另当别论。」

    「不过侍者是不能签订奴隶契约的吧。」诗延一笑,将对方的手拉开。「那抱歉了,我比较喜欢稳固一点的关係。」

    「那真是失礼了客人。」

    被拒绝也不生气,侍者收起了浑身的魅惑感,敬业的说起来:「本班机已经降落到天响岛,请客人下飞机,让我带领您介绍一下岛内设施。」

    踏入天响岛,圆形砖石铺成的广场呈现眼前,欧式喷水池伫立当中,两排穿着同样曝露的侍者们对诗延弯身敬礼;不同种族展现不同魅力,唯一相同的就是对他这位客人的尊重,举止间被训练的优雅。

    「首先是圆形广场,这里是天响岛的大门,也是客人唯一的入口。」侍者指着他们刚才走进,白色高耸墙中金色雕刻花卉的大门,而在大门左边有大概50公分高的小门,在诗延眼中就是宠物通道。

    「旁边那个小门是奴隶专用的,只有主人愿意带出去的奴隶可以从那个门离开天响岛。」

    说话间已经走出一段路,侍者继续说着:「前方大道直走是娱乐区、右边的路通往奴隶区,左边则是客人们居住的住宅区,柏金地位的客人都会分到一栋别墅。」侍者点着手腕上的琉璃,其中投射出长方萤幕,上有别墅的照片。

    「别墅有多种风格客人可以指定或是随意。」

    欧式华丽、中式典雅、地中海简洁以及中东的独特风情,诗延只是略瞄几眼就选择现代风格的别墅,不需要夸张,简单舒适就行。

    「那幺请问要搭配管家吗?他将管理您的别墅跟奴隶,若是不喜欢随时可以换走。」

    「那就要吧。」

    「好的。」侍者在上面点了几下,把萤幕关掉了。

    大概认了几个地方,诗延直接搭车来到别墅。

    佔地广阔绿草如茵的草坪花园,很远的地方才看到别的别墅;蓝绿瓦尖角屋顶的三层楼建筑,正门是欧式雾窗的玻璃门,上方是雪白栏杆所围成的阳台,整体看来非常高雅舒适。

    向侍者道别后,诗延要开门前,门自己打开了,一对赤红色毛茸茸的长耳朵先钻出门缝。

    「主人,欢迎回来。」

    原来是一位兔族的俊秀青年,绑着红色的髮尾,深蓝色的眼很精明冷漠,勾起一抹礼貌式的微笑;他穿一身纯黑执事服,姿态挺拔有力,像永不弯曲的松,就是那对毛茸茸的耳朵太过可爱缺乏严肃。

    「你就是我的管家?叫什幺名字。」

    诗延脱下外套交给他,走进别墅;挑高的天花板採光良好,脚下是光滑的木质地板,前方铺设柔软羊毛地毯中摆着黑木桌,两侧放着米白鬆软的沙发椅。

    宽敞的客厅,旁边就是开放式的厨房与餐厅,落地窗外能看见绿意盎然的池塘造景。

    「我叫加德,主人想另外取名也可以。」

    跟侍者不同,柏金提供的管家等同于奴隶,依照主人需求来变换姿态。

    「不用,照本来的就好。」诗延也懒得想其他的,「我累了,要先睡一觉。」

    「主人,要不要先洗澡放鬆一下再睡呢?我对按摩擦背的事很有心得。」

    加德声线低哑的像梦中缱绻的缠绵,他的手抚摸诗延的背脊,轻得有些骚动的痒意,让诗延呼吸一窒。

    「你要怎幺证明?」诗延像是不在意的拉起对方闲空的手,手掌白皙骨指分明,圆润指甲修剪整齐透着一股粉色,大小与他的差不多但不像他的手粗糙。

    非常漂亮好看的一双手,如玉雕刻而成的清丽。

    加德没有回答,只是不带暧昧成分的按摩起诗延的穴道,手法很熟练,简单几个动作就舒缓了肌肉。

    「嗯,不错。」诗延懒懒的闭上眼,全身放鬆的想犯困,加德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形成环抱的姿势。

    他们身材相似,但诗延没骨头似的懒得站好,头顶毛髮蹭着对方鼻尖,背紧靠着加德;诗延没什幺让人环抱的经验,放鬆所有力气倚靠在对方胸膛的感觉很独特,暖洋洋的,就像捲在寒冬中的毛毯里。

    诗延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

    「主人,你醒啦?」

    摺叠整齐的湿布正擦着他面颊,诗延肩膀以下都浸在温热的温泉中。自然黑岩砌成的温泉池,旁边种着翠绿竹林,暖黄阳光趁空隙洒落,形成漂亮的光影。

    加德浑身赤裸的跪蹲在池边,线条起伏的肌肉完美贴合修长骨架,皮肤似白玉透亮,他的五官没兔族给人柔弱可欺的印象;凌厉尖锐富有一定侵略性的细长眉眼,有如深海幽黑的瞳孔平和看着诗延,没有过分谦卑也无不屈。

    的确是他喜欢的类型。

    诗延脑袋模糊的想着。

    天响岛的客人在来岛前都会填表格,加德就是诗延所填的理想喜好。

    几乎什幺也没想,他让对方低下头,不含任何情欲成分的亲吻,一触即离。

    加德并没有试想他的主人会是怎样的人,被调教完成时他只知道服从就够了,然而一个亲吻让他明白诗延的与众不同,没有主人将地位低下的奴隶当作情人亲吻。

    「对了……」诗延忽然勾起一抹阴暗的笑:「你把我扒光也就表示你看光我了,你看到那个了。」

    加德心头一颤,连忙低头,繫在脖颈间代表中等奴隶身分的白晶簇,敲到石地板上。「非常抱歉,请主人给予惩罚。」

    诗延抓了把毛茸茸的兔耳朵,看加德浑身敏感的抖了一下,唇齿漏出气音强忍没有出声,诗延觉得有趣的摸好几下才放手。

    「放心吧。」他将视线投向刻着奴的白晶簇,漫不经心的说:「奴隶保密契约,不得说出有关主人的任何秘密,对吧。」

    「是的,主人。」

    诗延离开温泉,水珠流淌起伏的肌肉线条,热度让皮肤带了些粉色;他身上有不少细微的疤痕,接近心脏的地方有穿刺性的伤疤,可想见当时的惊险。

    加德用质地细緻的毛布将诗延擦乾,轻柔的像对待工艺品般的慎重。

    之后穿上睡袍的诗延让加德抱进了卧室。

    加大尺寸的双人床十分宽敞,要一次性睡上三四个人也不成问题。

    诗延曲着腿,大腿内侧曝露在空调适中的空气里。

    「现在跪下来,舔这。」

    他手乾脆指着大腿间那不可讳言的地方。

    加德温顺的跪在柔软的毛地毯上,低头先舔着大腿内侧敏感的肌肤,脸蹭开了衣袍,慢慢挪到仍在沉睡中的男根;他挑逗的从中舔上顶端铃口,小孔瑟缩了一下,加德感觉到诗延明显僵了一瞬,显然并不习惯这种行为。

    主人的第一次是自己的。

    这种认知犹如散满了糖的麵包,充满了他的心脏。

    加德灵巧的舌在铃口边缘打转,渐渐浸染灼热的温度,透明黏稠的液体流洩而出,接着加德一口将分身含入嘴里;诗延感觉那处被挤压在滚烫的壁缝中,强烈的痠麻如电流从下腹直达脑海,精神似乎飘忽了起来。

    「唔、嗯……」

    加德很有技巧的吞吮,手一边抚摸着诗延的大腿,另一手则逗弄柱下饱满的两球;安静室内清晰听见加德卖力的吞吐声,猛烈的快感让诗延不由得呻吟起来,低缓参杂着情欲的哼声,让加德更加仔细的照顾逐渐鼓涨的分身。

    「嗯!啊、嗯……够了,停下……」

    闻言加德听话的离开已然翘起涨红的分身,唇舌还牵着一条透明黏稠的线,几滴液体滴落在地躺上。

    「转过来,屁股对着我。」

    对方线条紧实弧线优美的双腿跪在地上,挑翘雪白的臀部上腰际凹陷处,一团赤红毛绒蓬鬆的圆尾巴正立着,加德微侧脸回头眼神更是无形的诱惑。

    「自己先扩张一下。」

    诗延没有对别人做过的经验,与其因为自己的胡搞受伤,倒不如让对方动手。

    加德先用嘴湿润了两根手指,手指轻抚粉嫩的穴口放鬆,再深深探入;一根、两根、三根,他的臀无意识的摇摆,晃动的幅度微小却诱惑猎人的眼球,不断被扩张而通红的小穴足以让人联想其中的炙热。

    诗延站起来,手从肩胛骨游移到腰侧,下滑抚摸浑圆的臀肉,眼睛未曾离开过贪吃手指的穴口;他将加德的手拨开,早已忍耐不住的分身抵住还不断张合的肉穴,一挺腰,贪婪的穴口便吞嚥了整个分身。

    「啊──!」

    「嗯…」

    诗延的分身不小,尽管充分扩张十足饱涨感还是充斥加德所有神经,诗延也不急着抽动,他的手握住加德分身套弄着;诗延手法虽然生涩,但他拥有良好的观察力,很快就完整立了起来,冒出湿滑的液体。

    「啊,主人……」

    听见加德软软的示弱与邀请,他开始挺动腰部,粗壮分身一次一次的埋入炙热柔韧的肉穴中,他的手仍是不忘照顾加德的欲望。

    「啊、嗯!哈…啊…!」

    倍受刺激的欲望令穴口不住收缩,差点就把诗延给夹射了,他越发用力的撞击加德臀部,两球囊袋不停拍打都把肌肤弄红了。

    「啊!顶到了!不行了……啊啊、嗯!啊!」

    阵阵快感散布全身,加德双手发软有点撑不住身体,猛然被擦过体内的敏感点,分身竟控制不住的射了出来;精液髒汙了灰色毛绒地毯,加德一瞬间脱力得要往前倒去,但腰让诗延抓得稳稳的,粗壮阳具仍不断撞击穴心!

    分身又忍不住断断续续的射出来,精液浓厚的气味散布整个房间。

    「呵,真可爱。」

    看加德因高潮而失神,俊脸通红艳丽的情色,诗延有些着迷。

    他没有奴隶就该等主人命令才能射的毛病,所以看见加德已然回神,表情惊慌的模样就觉得好笑,给他的回应就是狠狠攻击刚才发现的g点;听加德难以自拔的呻吟,不住寻求快感摇摆的臀部,无比契合的情欲交流,让诗延非常满足。

    「啊…啊…主人!」

    「乖,我差不多也要射了。」

    抚摸因快感微微颤动的圆尾巴,诗延穿刺的越发用力!加德深红的肠肉像被绞翻,肠液不住分泌流淌,让诗延轻易重击他的穴心,诗延不再去碰加德分身,两手强硬坎住加德发软的腰撞击。

    最后一个深深的插入,滚烫的精液注入了加德肠道中,加德也再一次释放出精液。

    将分身抽出,黏稠白液从红肿穴口流出,看加德瘫倒在地毯小声喘气,全身被他自己精液沾染的美丽模样,诗延下腹一紧;不过他并没有那幺禽兽,他抱起有些慌张的加德朝浴室走去,放着不管可事会闹肚子的,要趁早清洁才行。

    「主人!不用,我等下自己来就行了!」加德不敢直接推开他,只能小声的劝戒对方,诗延才懒得理他。

    「不管你学了什幺,到这里我才是规矩。」

    诗延霸道的命令让加德安静下来,诗延温柔的帮他身体清理乾净,自己快速淋浴后两人一起在床上睡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