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水亞 - 04踩到失禁(收藏到一百的加更君来了~) 慾望之世(双/N/互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04踩到失禁 副标:来自abo的威胁

    总觉得这两个知道他是双性后越来越放肆了,即使表面看不出来但内在隐隐有了变化,尤其是景丞霏,竟敢叫身为主人的他低下腰!有点不爽的诗延忘了是自己纵容的态度让奴隶得寸进尺。

    那种郁闷的感觉,就像本该照着流程驯服的猎物,竟然看到自己的身体就随意跪舔的不爽,他们渴求的是双性而不是诗延。

    「奴隶当然有欲望,奴隶的慾望因主人而生。」

    诗延触摸加德细緻光滑到没有一丝粗糙的脸,稍微一用力,白皙肌肤就印上手指的形状;兽人的耳朵尾巴是随心情变化着,加德深红毛绒的长耳朵总是直立,这表明了两种情况,一种是对欲望的坦然而另一种则是诗延不能让他的心动摇,若是后者那还真让人火大。

    他凭什幺要给这个想造反的奴隶奖励。

    「所以这就是你没我允许就翘起这下贱东西的理由?」

    「啊!!」

    诗延不留情的将加德半勃的性器踩到地上,脆弱的地方隔着裤子被脚底辗在冰冷瓷砖,冷热过大的温差加上剧烈疼痛,反而让加德痛哼出勾人心弦的呻吟。

    「哎?有那幺舒服吗?我听说兔子会全年发情,没想到兽人的兔子也是啊。」

    加德美丽的面孔变得扭曲,细密冷汗很快浮现表面,然而包覆性器的布料逐渐湿润,他阻止不了前液被主人的脚踩出来,也不敢抗拒主人的惩罚;明明是长得这幺漂亮又冷漠的男人,却在浴室跪着张开双腿让人踩他的分身,还兴奋得越来越硬挺,真是淫蕩。

    「主人,轻一点...请你...轻一点!」

    原先平稳冷静的声线崩坏,加德哀求着,嗓音甜腻得像发春的猫,然而他的请求只会勾起诗延更大的施虐慾。

    「轻一点?」配合有些诧异疑惑的语调,脚尖往下移到沉甸饱满的囊袋,暧昧轻轻的磨蹭彷彿在弥补之前的粗暴,然而毫无预警的用力得踩下去!

    「呀啊啊啊啊────!!......呜、唔。」

    瞬间加德以为自己的卵蛋要碎裂,一股刺鼻气味在室内扩散,黄澄液体慢慢流淌开来,加德羞愧得闭上双眼泪水无助的从眼角滑落。

    「为什幺要闭眼呢?」加德感觉到自己的下巴被抬起,反射性睁开眼睛时,诗延低头亲了下加德的额头,宛如给与孩子关怀般轻触即离。「我喜欢你的样子,失禁崩溃的模样很可爱,以后也多哭一点给我看吧!这样你的主人会很高兴的。」

    然后不管仍在跪地失神的加德,全然没有伤害他人自尊心的罪恶感,诗延进去淋浴间洗澡了。

    在天响岛之外,诗延的义子诗衍神色极为冰冷的,坐在大厦高层的办公室中。

    「王拒绝了他们,结果他们还是擅自潜入了?」

    「是的,不过他们并没有从表面看出谁是双性的能力,但若是发情期的双性就会被发现了。」跪在地上的手下不敢抬头,诗衍为龙族月龙的后裔,身上的威压不是普通人可以承担得起,也只有诗延这奇怪的人类才能把他当作儿子和谐相处。

    诗衍沉思着,柔软的真皮沙发也缓不了他想将对方脖子绞断的愤怒。

    他们所在的大陆艾布纳,包括天响、地鸣两岛是由奥德里奇王国所统治,跟其他大陆不同的是他们混杂着很多种族,这跟奥德里奇早期的包容文化政策有关只要有才就可以居住在这里;而离他们有段距离的大陆阿奇柏德,是有着六种性别的奇特大陆,除去正常的男女就是alpha、beta跟omega,而他们生育力最高omega近几年越来越稀少,所以他们盯上了有绝对百分之百生育力的双性。

    双性是他们艾布纳大陆特有的存在,而身为神赐之子的双性当然不可以送给别国,无论他们许诺各种优渥的条件奥德里奇王都不同意将双性当作交易的筹码,即便在王国历史中统计出现的双性也不超过百人。

    以alpha为尊的阿奇柏德是群自大的家伙,艾布纳人可不是他们的beta或omega,他们或许没有alpha强大的独立作战能力,可魔法科技是他们无法撼动的领域,更别提上面还有形形色色的种族,各有其能力特色。

    艾布纳是个无法下嘴的石头,但即便是石头也会有细缝,他们如可耻的蝼蚁钻着那个缝侵入艾布纳,就算用卑劣低下的手段也要抓双性回去!若是抓不到双性就抓他们的女人或是兽族的雌性,同恼人的寄生虫无所不在,王国当然要避免此事发生,但艾布纳太大人太多不可能全部阻止,而直接跟阿奇柏德抗议他们也会装死,说那只是少数人的犯罪行径并不是他们所指使,然而实际如何彼此心知肚明。

    他们将抓走的人注射omega信息素,将他们改造成适合生alpha孩子的体质,标记他们,即使获救也会因为不能离开alpha而不能回来;杀掉他们的alpha,他们也会很快跟着死亡。

    虽然谁也没有说,但两方大陆的战争不久之后就会展开了。

    「先前投入的药剂实验的怎幺样?」

    少年有着稚嫩的脸庞,然竖立尖细的兽瞳碾碎那种青涩无害,西装裤下修长双腿自然的交叠,气势全然没有在诗延面前的收敛;在诗延不在的情况下,诗衍就是随时都想沾血的兇刃,毫不掩饰他对对手的杀意。

    手下心里想哭,老闆一不在他儿子就让整个大厦的空调失去作用,瞬间让气温降到零度以下。

    「被注射药剂的人有陷入发情期的状态,不过大多数还能靠疼痛忍耐。」

    他们王国不是被动的只被抓,那些强壮霸道的alpha也会遭殃,被抓到地下的实验室中「支持」诗衍的游戏,既然这幺喜欢抓人生孩子就让他们自己生好了!他的初衷是为了解决辈alpha强硬标记的关係,但目前只能勉强做到将标记逆转就是换alpha求人操,完全消除标记则还在继续研究中,要是完成能发情能生孩子alpha把他们丢回去表情一定很有趣。

    那陷入长期僵化的嘴角硬是扬上了一丝弧度,诗延要是在一定会以世界奇观的理由拍照,还要放大錶框挂在大厅让人人瞻仰,可惜他不在。

    视角接着回到几小时后的天响岛,诗延悠闲躺在柔软宽敞的大床上休息,双眼放空盯着天然木质纹路的天花板,耳边伴随阳台外树叶被风吹响的沙沙声;喝了双性淫液的景丞霏伤势果然明显好转起来这幺不科学的事诗延已经懒得吐槽,双腿恢复知觉,就连身上本来残留的疤痕也逐渐变淡消失,诗延吩咐加德去照顾他复健不要管他这个主人。

    或许有人疑惑既然液体可以治疗,那为什幺诗延身上会有伤痕,因为这治疗效果对双性本身没有用处。

    诗延张合手指,觉得最近运动量不足,当然不是指性方面的,他虽然对性感兴趣但也不是每天发情的生物,比起性爱他更喜欢另外一种游戏。

    以往都是抓他儿子一起玩耍的,但现在明显不可能。

    决定了!

    天响岛有一个终端系统,就在标识身分的凭证中,像诗延自然是他镂刻云朵的柏金项鍊;顺便一提,这个大陆有的科技能源并不是原世界的火力、碳、石油等等的产物,而是专属于这大陆的魔能,要称它魔力、玛那之类的都可以,简单的说就是自然无汙染。

    艾布纳大陆的科技树并不是一开始就被点亮的,而是同属穿越者的同伴唐泽,将身为国家研究员的能力用在这里,才让艾布纳逐渐与现代世界贴合。

    想到唐泽,那家伙不知道跑去哪做研究已经很久没看到人了。

    算了,反正不重要,他无论在什幺地方都可以活的很好。

    天响岛终端系统有个虚拟世界的功能,简单的说就是单机游戏,而主人可以身为创造主操控一切想要的物件,然后让自己跟奴隶进入虚拟世界玩耍当然要玩什幺因人而异。

    这可以让身体被玩坏不能动弹或是在睡梦中的奴隶,也能接受精神上的调教,要是主人没空还能设定ai来,就是个让奴隶24小时都不能休息的恶劣功能;不过诗延并没有想用这功能做什幺色情的事目前,他认为这系统能玩耍的地方还有很多,总是抓着做爱不放是怎幺回事?好吧,其实他没什幺立场说这个。

    诗延碰了下云朵,宛如被风吹拂它变换了形状,中央凝成的圆珠从中投射出萤幕,出现让诗延选择功能的细条项目。

    虚拟世界,场景就设定......热带雨林好了,可以使用冷兵器、枪械随机,禁止魔法,敌方对手设置景丞霏,我方当然是他自己,然后开始游戏奴隶是强制进入世界的,无论什幺情况下!

    来吧,景丞霏,我要让你明白谁才是主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