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水亞 - 07来自肥猪的挑衅 慾望之世(双/N/互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07来自肥猪的挑衅

    天空宛如油彩浓稠的梦幻迷离,清亮玫瑰红跟冷调暗蓝彼此交融和在一起,繁密的星点在外围闪烁,仿若童话故事般的祕境;脚下枯叶发出细碎哀鸣,林道遥远的看不到尽头,两侧被数十层楼高的树团团围住,它们稀疏的枝头挡不住天空的璀璨,遮不了前行的视野。

    迷幻林道,是他们从别墅区走到的林地,它的尽头是星萤海,是诗延想看的目标。

    天响岛上有绚烂的美景,还有无限复活的结界,照理来说会成为权慾争夺之地,从前有人妄图将天响地鸣变成自己的私有岛;记得那还是位大贵族,带着自己的私兵闯岛进攻,最后他们全部变成奴隶,只要被人摸到就会发情失禁的奴隶。

    往后没人敢再挑战慾望女神的神威,地位越高的人自尊心越强烈,他们或许可以不怕死,但绝不能忍受自己成为放蕩的婊子。

    「真奇怪,手册上明明介绍这边有很多动物出没,怎幺一只都没有。」观光客诗延有些失望,甚至心里开始质疑天响官方是不是在耍他,虽然没有抱持着非要看的心情,但完全看不到又是另外一回事,这简直就是宣传诈欺。

    走在前头抱怨的诗延没发现跟在后方的加德表情有一瞬僵硬,景丞霏倒是注意到了,却不知加德怎幺了,难不成动物会被加德吓跑?怎幺可能,就算是兽人兔族也是公认温驯无害的物种。

    就在诗延唸着到星萤海是不是连一只星萤虫都看不到时,前方左侧的树林突然出现了「狗」──他们一瞬间以为四肢爬行在地的是狗,但其实是人。

    可究竟能不能称之为人也说不好。

    身材壮硕的男人四肢在地面爬着,黑色皮带覆住他的眼,凹陷的痕迹明显看出他的眼球已不在,塞着口球的嘴流满唾液牵丝到地上;皮带勾勒他全身鼓起肌肉的轮廓,长时间未接触太阳的苍白皮肤到处都是刺鞭鞭打的伤口,瘀紫、血红,被刮得血肉翻出,随着爬行不断有血落下。

    然而更为残酷的是他的下体,狰狞昂扬的顶端塞着拇指粗的棒子,阳根被残忍的穿着一排金环,环上穿的细绳将阳具与两颗饱满的囊袋綑得死紧,泛红发紫想来过不久就有可能废了。至于后穴吃着男人拳头粗的假阳具,露出一些细密的软刺,挡住底座的绳子跟绑阴囊的绳子相连,一但他受不了想要挤出阳具,绳子就会扯痛他的卵蛋,要忍受直肠被假阳具碾压的痛苦,还是忍受囊袋被拉扯变形的痛苦,恶意的让他自己选择。

    景丞霏忽然往前踏一步,诗延转头去看他,见他英挺阳刚的五官扭曲着,天蓝瞳孔愤恨与惊诧交错,两个拳头紧紧握着颤抖,就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

    要是诗延不在他大概就冲过去了,显然他还有点理智,没忘记牵引绳在诗延手里。

    「原来还有别人喜欢在这里散步,怎幺样?我的狗还不错吧?」

    跟在男人后面的是位样貌猥琐的中年男人,挺着巨大的啤酒肚,肥成一圈圈的脖子挂着粗大金鍊,鍊子却挂比它便宜的青铜片;那当然不是男人的特殊爱好,柏金、白银、青铜,那一片是主人的标誌、进天响岛的凭证,他为了掩饰特意换上金鍊显得比较高贵,但就算把石头放到百货专柜它的价值也不会真的提高,只会让人觉得更好笑。

    至少诗延就难以克制缓缓上扬的嘴角。

    虽然这幺说很残酷,但天响岛的凭证资格很看脸,长相、气度、血统、成就缺一不可,如果什幺都没有那就只能靠钱,而这青铜主人显然就是靠钱进来的。

    要进天响岛的金额至少能买下一个小国家,诗延很好奇男人究竟是怎幺赚到钱的,瞧他暴发富的样子、糟糕的奴隶品味,他才不信这人有什幺独特的能力。

    「咦,你不是景丞霏吗?」中年男人一眼就看到景丞霏,他一笑嘴里的金牙非常显眼,如豆粒大小的眼珠嘲讽的看向他,然后用脚将趴在地上的男人踹倒!尖细枯枝刺入他鲜血淋漓的伤口,但男人只是闷哼一声,比起疼痛他似乎更在意中年男人的话,低着头不让人看见他的表情。

    「认出来了吧?这就是你的队长啊!」

    景丞霏开口想说什幺,但又闭上嘴巴,在主人没有允许之前奴隶是不能随意动作的。

    「这位先生。」诗延出声,中年男人的兴致被打断,正要教训一下看到晃蕩在诗延锁骨上的铂金瞬间失了声,至少他在这里一阵子了还没见过柏金等级的主人。

    「我认为你没有跟我所有物说话的资格。」

    「......什幺?」

    「你长得太不堪入目了,为什幺会想要出门呢?」

    诗延平和的笑着,细直柔顺的黑髮贴服脸颊,被月光照得明亮温润的黑眸,给人乖巧纯良的错觉,说出的话语跟形象反差太大,让中年男人一时之间会意不过来。

    「你说什幺!!」

    「为什幺你不乖乖待在猪圈要在这打扰我散步呢?」

    「混蛋!!」

    中年男人伸手想抓诗延衣领,诗延抢先往前踢他小腿,失去平衡的中年男人重摔在地。

    「哇啊啊啊啊────!!!」

    鞋跟碾着试图对他攻击的手,剧烈疼痛让中年男人以为自己手骨都要被踩碎了。

    「景丞霏,你想要那只狗吗?」惨叫的背景因仍在持续,诗延扭转脚下手掌皮肉,一脸自在的问景丞霏,就像在宠物店里挑选宠物一样。

    「我想要!」

    生怕诗延很快就会反悔,景丞霏想都不想就快速回答,连声主人都忘了加,不过诗延不是会计较这个的人;他移开脚,中年男人的手已经被踩得红肿渗血沾满碎叶跟泥土,他蹲下来对仍在痛呼喘息的男人说:「我奴隶想要你的狗,你让不让给我啊?」

    那不是要求,根本就是命令。

    「让给你...你以为我会这幺说吗?别开玩笑了!」中年男人怒气沖沖的大吼,诗延不以为意的站起来,见他愤怒狰狞的表情。「景丞霏!别以为有个柏金主人就好运了,奴隶交换就算是位阶高的也不能强迫!我是绝对不会把这条狗给你的!!」

    「看来你们之间私怨很大。」在中年男人说话时诗延退了几步,以免张着大嘴喷散的口沫会喷到他。「虽然不能抢奴隶,但位阶高的人可以强制你参加游戏啊。」

    更倒楣的他是青铜,差了两位阶,连决定何种游戏跟奖励的权利都没有。

    「你确定要跟我发起游戏?输的话可是会被赶出天响岛的。」

    「我──」

    「而且我还能看你跟种猪交配。」两位阶等于可以多加给自己奖赏。

    「什──」

    「所以你要发起游戏吗?」

    中年男人狠狠在地上吐了口痰,站了起来,「你要就给你吧!老子才不稀罕一条烂狗!」边怒吼着然后离开了,他一走景丞霏连忙跑去扶起地上的男人,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加德,去帮他抱回别墅,然后联络医生救他。」

    那边景丞霏将男人的口塞拿掉,嘴边肌肉已经僵硬,即使拿下来一时也阖不上。

    「我还要去星萤海,不用管我。」诗延朝加德挥挥手示意不许有意见,而景丞霏此时眼中只有他的队长,这点诗延理解,反正之后会连同要他救人的代价找他算帐。

    「是的,主人。」加德点头,两人就一起抱那男人走了。

    以为有多生气没想到只是这样而已,还没看过猪跟人交配呢。诗延心里有点可惜。

    「啊,梅花鹿!」

    刚才明明连蛙鸣声都没有的树林边,竟然冒出了一头梅花鹿,相比地球这真的是头「梅花」鹿;雪白毛皮上有朵朵粉梅的图案,随着光线变化或深或浅,头上的角开着粉红梅花,这个种类应该叫做动植物吧?

    手册上说角上的梅花会结梅果,滋味甜美是上好甜品的材料之一,不过一头鹿结的果也少,想吃要花的钱可不少;据说梅花鹿的肉也有梅子特有的酸涩清甜的味道,但比起吃诗延对活生生的鹿更感兴趣。

    梅花鹿也发现了诗延,圆溜溜的眼睛充满好奇,竟不怕生的朝诗延走过来。

    「刚才躲在哪里玩了啊?」

    诗延友好的用手背蹭梅花鹿毛绒绒的下巴,对方也回蹭着他,但是蹭着蹭着诗延觉得这梅花鹿的动作越来越奇怪。

    这头鹿为什幺要挤他跨下舔他裤裆啊?

    之前的友好之手毫不犹豫的将鹿推开,就算露出可怜的眼神都不动摇。

    差点忘了这里是天响岛,就算鹿再可爱也有问题。

    不管后面想跟来的鹿,诗延朝着星萤海的方向走去,大概走了20分钟视野终于开阔,浪潮声也传入耳中。

    「......」

    那是美到让人窒息的景緻。

    白蓝光点随着海浪漂浮,聚集又扩散开来,漆黑夜晚中它们显得光耀夺目,如果要说类似的场景就只有在万人演唱会歌迷兴奋挥动的萤光棒、又或是跨年倒数完璀璨在天空的花火。

    一颗颗小光芒像是聚集人们渺小的希望,但又融会在一起,成为巨大的能量。

    「没有白来啊。」诗延似乎永远看不腻,就算身体被海风吹得发冷也无所谓,忽然终端通知叫了起来,诗延随手接起。

    「父亲。」

    「......啊,诗衍!怎幺会找我?」

    诗延回神,他的养子诗衍出现在终端投射的萤幕上。

    「有新的暗杀目标,离您很近就在天响岛,您要接手吗?」

    「喔?是谁?」

    诗衍将对方资料给他,看到照片诗延意外的笑了。

    「我跟他还挺有缘的,这就交给我了。」

    杀手是诗延的副业,也是他的兴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