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水亞 - 69惩罚(水上机器x毕夏受/拘束取精丞霏受) 慾望之世(双/N/互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诗延所买的游艇,与其说是游艇不如说是移动型岛屿还比较合适;长度就超越了30公尺,宽度也有20公尺,房间、厨房、游乐间、游泳池甚至连能直接窥探海底的景观室都有。

    一半洁白一半宝蓝的艇身,船尾就构筑180cm深的泳池,玻璃边面能将澈蓝池水看得清楚;还有栽植尺寸适当的椰子树,躺椅、阳伞都没有缺少,简直是夏日最浪漫的天堂。

    然毕夏毫无期待亢奋的心情,他紧张的想跟上游艇,缺水的身体已经开始衰败;本来赶来这边就让他的体质抗议,再加上刚才那一串的折腾,他的嘴唇开始发白,双腿细细的颤抖。

    「丞霏你先上去,游艇开过吗?」见景丞霏摇头,诗延倒也无所谓,「那就自动驾驶吧。」

    「...主人。」

    看毕夏痛苦到不行的苍白,诗延乾脆抱起他,走到游艇一角;那有个像冲浪板却有直立座椅跟握把的器材,前端有铁鍊跟游艇栓在一起,半透明的材质不仔细看还看不到,诗延伸手指揉着毕夏柔软的臀缝。

    「唔、嗯......」

    不明白诗延突然这幺做是为什幺,不过情慾上涌的确将不适稍稍忘却,他无力的手抓住诗延背后的衣料,感受甜蜜的抚慰薰陶;受刚刚的情动括约肌早就有些鬆软了,诗延没费多少工夫就侵入了三指搅拌,毕夏没发现诗延走近那奇怪装置按了个钮,长15cm的冰造按摩棒就从坐垫位置升了起来。

    「主人?这、是什幺?好冰──不要再下去了!!」

    毕夏惊慌得叫着,可他这点力气根本敌不过诗延,诗延将他两臀扯开,就维持这抱着的姿势让肉穴吃近肥壮的龟头部分;冰块寒气马上渗透炙热密黏的后穴,感觉冷得全身都再颤抖,细緻的肉褶受不住得直抽搐,手脚指也禁不住的直揪住僵硬着。

    「我说过了这是惩罚。」

    便不容毕夏有任何抗拒,慢慢放开手上力道让后穴沉下去!

    「咿呀──啊啊啊啊啊!!!」

    紧緻后穴被冰柱整个撑开,肉褶被悽惨辗平成不熟知的形状,连内里的前列腺都狠狠擦过了!虽然事前上头就涂抹了不少特製润滑液,不会受伤跟冻伤,让身体吸收了反而能够补足水分,然什幺也不知道的毕夏只觉得恐怖。

    努力想要攀着诗延这根救命浮木,然他似乎忘了罪魁祸首就是诗延;他自然不会因为心疼就取消自己打算,惩罚就是惩罚,这没什幺好说的。

    「不要、主人!肚子好冷...会死掉的!!」

    他们旁边的微浪飘荡着些许粉色珍珠,都是毕夏受不了而频频落下的眼泪,一张温润纯洁的脸哭得悽惨,在诗延眼里就更加可爱,根本就是在激他更大的嗜虐欲!毕夏穿着的衬衣已经被汗弄得透明,布料黏在那单薄纤细的身体,将那穿得像紧身衣般性感诱人,再说......

    「呀啊!!」

    诗延反手扯开毕夏抓他的一只手,失去平衡的臀立刻歪陷一角,刺激到旁边肉壁发麻了;诗延低头看毕夏那饱受折磨,却仍旧能够亢奋竖立的分身,就知道他感觉有多痛,内里就有多爽在爆发。

    「每条人鱼都跟你一样这幺淫乱吗?毕夏。」

    「不是的......」

    说话跟着后穴一样抖着,看得这副恨不得有人肏死他的媚态,诗延下身不由得隐隐作痛,但最后他选择彻底鬆手让毕夏初嚐男人滋味没两天就骚浪的穴吃入冰柱。

    连底部都被冻的毕夏四肢无力,双手虚撑在握把上,半弯着腰动弹不得:想直立又没力气,想休息半趴却又受限冰柱粗长而做不了,就陷入这进退两难的局面。

    「把把手握好,等会出海你不抓紧就得靠后穴了,要是不小心落海你是人鱼应该没关係,但我不保证凶猛的海兽会不会把你吃了。」挂着无良的笑,将透过凭证买的附吸管水瓶套在毕夏脖子上,让他渴的时候随时能喝,虽然起伏不定的海面上他喝不喝的了也是一回事。

    毕夏细瞇着眼睫颤抖,连诗延离开了都没发现。

    「航程也设定好了,差不多要出发了。」

    「主人,放毕夏在那...」

    「丞霏啊。」诗延将手搭在景丞霏,只穿纯白背心而鼓涌显露的健壮肩臂,黝黑肌肤和简练漂亮的肌肉,下方则隐密在蓝色海滩裤中。「我知道你的责任心在作祟,不过身为奴隶你再这样下去,我会怀疑是太欲求不满而欠人惩罚。」

    「不是的...」

    「嗯?」

    手指灵巧抚摸略微粗糙却性感的表层,景丞霏被逗弄得一阵失语,再也说不出什幺关于毕夏的话;诗延往下暗示性的将那大包揉了揉,酥麻就让那处忍不住涨大几分,景丞霏不自在的绷起了脚趾,却也只能将最脆弱的地方任他玩弄。

    诗延就这样边摸着景丞霏,将启航的开关按了下去。

    游艇驶动,偌大一艘却几乎没有发出巨响,宛如水面上的浮叶轻盈自如,只是外面的毕夏就没这幺好过了。

    双手死握紧把手,巨大拉力要将手筋给绷断似的拉扯,紧张恐惧接着牵扯下方冰凉异物,可怜肉壁被冻得麻痺而失去知觉;但坚挺形状还是随着水波浪花的冲击,一下一下挤撞不同角度的软肉,毕夏无法遏制的发出阵阵哀嚎。

    好在总是高于冰块的体热逐渐将冰柱融化,大片水汪像失禁在臀肉那处飞溅,他受不了的嘶哑叫唤着诗延,理所当然对方不会去救他。

    波涛使得装载身体的器材不断剧烈上下晃动,整个人像骑上一头不驯服的野牛,或许比那还更严重;丝凉冰柱快速撞击着深处软肉,因为冰冷又黏了些肠肉将之拖出,要不是毕夏死死握住坚持,直肠被拉出一段也非不可能。

    「呀啊啊啊啊啊!!!」

    过度强烈的刺激让毕夏惨呼着,海浪没有怜惜的能力,唯一能保住他命的也是作孽在他体内的,身体绷直的僵硬更迫使肌肉无法柔软接纳那个粗壮。

    「救我、救我!啊啊、哈啊啊啊啊啊!!!」

    猛烈拍击掉落到坐垫的臀部激出阵阵臀波,将雪凝似的肉臀晃成弹性十足的皮球般性感,尤其在往上浮空时冰柱将穴边肠肉扯出,艳红肉花和着雪白更加吸引人眼球。

    可惜在广大海洋之上没有可以欣赏的人。

    「啊啊!!」

    忽地一个震荡毕夏失力的手握不住,双手离开了固定上身的握把,整个上半部往后仰,要不是冰柱插在穴里直接翻滚落海是唯一的选择。

    「唔嗯...不、哈啊啊!...不行!啊啊啊!!勾、不...到!」

    奋力而艰难的尝试伸手向前,但那些都是徒劳,毕夏只有拼命夹紧内壁,才能避免落海;可一夹肉褶又被冻得颤动不止,而被他体温融化的冰柱开始缩小,也让肠道湿淋淋的滑溜,这代表他要更用尽力气,否则过小的冰柱他也夹不紧。

    臀肉绷直到冰寒侵入骨髓,毕夏颤得乱抖,可剧烈晃动急遽消耗的体力反让他溢出更多汗水,每分每秒精力都在流失。

    「不──」

    就在毕夏认为自己要掉入海里被海兽吞吃时,器材的底板忽然冒出铁铐定住他双踝,臀后也升起椅背挡住身体往后的倾斜,然后懵懵懂懂之间发现器材与游艇间的距离缩短了。

    「所以说我才不会这幺残忍,就想稍微玩个情趣。」

    毕夏所有过程都被录下来,在游艇尾端看毕夏可怜兮兮的样子,诗延就感觉有趣的笑出来,他促狭盯着旁边的景丞霏,「你该不会真的认为我会这幺残酷吧?」

    「唔、嗯...」

    对方根本回答不了他,然而自己也是他一手造成的。

    景丞霏高大身子窝在半圆的沙发上,双腿大开的綑绑两侧,双手在背后紧缚,前方兇猛的肉具套上自慰器,以每秒一下的频率不间断的套弄着;嘴里啣的口球让他发不出声,流出唾液滴落锻鍊结实的胸膛,透过透明自慰器看,龟头被榨取得越发艳红,股股白沫喷涌而出。

    诗延手指坏心的搅着下方饥渴孔洞,只有一根手指满足不了被调教得当的身体,上方越是被玩弄下方就越是想要粗壮的东西塞嵌,最好将他整个肠道都捅烂。

    然而诗延无视他的渴求,手指也只在穴口徘徊,去勾黏那些谄媚流出的汁液,将它涂抹在鼓胀的精囊上。

    「以后记得别帮其他奴隶说话,我做事自有分寸的。」挑起悠然的笑,奴隶穴口已经湿润到不注意就会滑进去,腹部不安的起伏着,嘴里溢出模糊的哼声。「这幺想要吗?前面不是让你发洩很多了?啊,虽然不可能,但如果敢把尿也给我喷出来,我就要你全部喝下去哦。」

    黑曜石的眸光很和善,说出的话语却十分冷淡,拘束状男榨精的姿态真是蛊惑到让他下身硬挺,可再如何他都不会捅进去;这是惩罚,如果快乐那还说得上是惩罚吗?

    所以......

    让景丞霏注视自己缓缓将裤链拉下,露出微湿一块的内裤,手抚弄着肉根,用眼神挑拌着对方。

    他的眼黏着在诗延套弄自身的手上,发出的声音越发激动,穴口夹得浅插外边的手指发疼;诗延恶劣转动小小的抽插,就是不愿给予景丞霏满足,还逼着他看自己手淫到射精的画面。

    轻轻喘息,诗延将喷出的精液抹在景丞霏性感的身体,让白浊淌流在肌肉结实的缝隙中;被榨取得快要掏空的精囊微微抽搐,诗延不管景丞霏看他火热的眼神,就把他放在这里离开了。

    他得辛苦点把漂浮在海上的人鱼捡回来才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