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水亞 - 71遭遇海兽(剧情) 慾望之世(双/N/互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要万书网小说,点击进入

    尤瑞心脏快要骤停了,他努力摆动双手双腿,试图让它们快一点、再快一点!要说为什幺,因为他们的追逐声引来附近休息的庞大海兽;有如蛇一般悠长的身形,浑身冰蓝色的鳞片,头部似鹿有枝干般生长的角,张扬的嘴有像鳄鱼般的尖牙。

    在在都显示牠不好惹的程度,有头海兽在场,尤瑞哪还敢追在诗延后面跑,逃跑都来不及了!

    他在逃跑诗延这边也没轻鬆多少,还好海兽的存在是事先知道的,防範的装备携带着,不过用了也等同于救了追逐者,他得看準时机。

    一声巨大鸣响岩石被击碎,海兽尾巴扫碎了一排的山岩,将本就视线不佳的海底弄得更为昏暗;尘灰滚滚翻捲开来,太过突然细碎石头如利箭四射,身体反应强悍的诗延躲过了,尤瑞的小腿却被划开了一道痕。

    血丝漫延。

    那血虽少但如诱饵香甜,海兽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尤瑞上头,直竖瞳孔冷冷的盯着受了伤速度变缓的尤瑞;诗延趁这空档要游开时,水波异常震荡,他警觉侧身,闪过一枪透明的空气炮。

    第三个人,阿尔泰斯出现了。

    想要抓住诗延又要从海兽手里救回尤瑞,那实在非常麻烦,好在他并不是一个人;本来紧跟尤瑞的小队已经準备好,反正最糟糕就是让双性逃跑,当然如果可以他想尽量避免这种情况,毕竟双性本来就是他们来艾布纳大陆的目的。

    事态麻烦了。

    意识到这点的诗延不再去执着深潜抓毒虫,他有着极为不好的预感;空气炮对擅于魔法的艾布纳大陆很是罕见,虽然因为唐泽而使科技盛行,然他敢肯定那武器,绝对不是这边的产物。

    不是这里必定是以科技机械为主的阿奇柏德abo了。

    任何事态心存侥倖只会让自己陷入危机,诗延可不是不知进退一心向前的无脑,他没有犹豫的往海面快速游去!

    阿尔泰斯示意小队部分的人去追,海兽过于凶猛,不通力合作引开牠的注意力,是非常难逃脱的;虽然大可让潜艇过来攻击,但他还不想因为太大动静,而引得天响岛上注意。

    小队体质比娇生惯养的尤瑞好,5个人追着诗延,手上空气炮更是不客气的开炮!诗延逃跑之余还要尽力闪过那些看不见的攻击,最麻烦的,双性的味道跟夜晚灯塔同样闪耀,不管游哪边都会被发现。

    体力只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少,好在诗延已经看见了水面光灿接近,忽然海浪急遽震荡将他砸翻到另一头,激烈得漩涡几乎睁不开眼睛。

    「!」

    身体被人抓住抱在怀中,才刚要挣动双腿就被东西铐住了,诗延瞬间朝后肘击!对方吃痛放手,他僵持与那5人一段距离,远方的海兽还在扑腾。

    原来刚刚的巨浪是海兽搞得鬼......不,诗延直觉牠是被故意引来当作阻挡他行动的道具。

    双腿被铐得死紧不能挣动,而且该死的,并不是单方面双性影响他们,雄性十足的alpha也会影响诗延;所以这幺近距离之下虽然因为在海中而有所减轻,可还是会闻到浓烈信息素的味道,那样对大脑的妨碍简直致命。

    他不想栽在这里,双性被他们抓到的后果可想而知,虽然不会死但会生到死为止。

    经过刚才诗延的表现,他们自然不会因为诗延是双性而掉以轻心,尤其被他打到心窝的差点直接心脏骤停而死,这让他们更不敢小觑他。

    他们将诗延围在中间,狂躁海兽仍在远处翻搅海水,诗延会因他们而意识昏沉,他们自然也会被诗延甘美的气息弄得急躁;诗延的信息素如陈年老酒,甘醇回香,闻到一股灼热从腹中燃烧,窜到四肢百骸,让人欲罢不能的想要一口接着一口。

    但人数上他们散发干扰的信息素较多,各种奇怪的压迫充斥而来让诗延不住感到头痛,更糟糕是身体受到撩拨让器官有了可观的反应,身下的两个穴口都不自觉得绞动泌出黏腻液体。

    一位控制不住欲求上前,诗延要闪躲却让另个男人抱住,坚硬胸膛散发浓厚的雄性气味,他们集体凑近手不规矩的在诗延身上来回抚弄着;无论是胸前微凸的两点、块状分明的腹肌还是将潜水衣撑起一包的肿胀,都逃不过男人们猥亵的手掌。

    麻烦的热度急速上窜,诗延趁他们着迷于自己身体时,一头撞上前面的人!对方受伤退后,隐藏在潜水服侧的小刀被他抽出划了一圈,来不及离开的人身上都被划出血痕,漫在深蓝海水中。

    !!身体...好麻......

    那把小刀的凹槽涂抹强力麻药,透过进入血液麻痺全身,效用还是瞬间的,唯一的缺陷是非得要近距离才有效。

    看他们明显动作停下来,诗延不留恋的游开,虽然双腿被綑,不过这并不能太大妨碍他的游速。

    好不容易游出海面,诗延转头看那不平静的浪涛,手攀上绳索时忽然有声音在叫他。

    「主人!」

    「丞霏拉我上去!」

    景丞霏立即拉扯绳索将诗延拉上游艇,看见诗延脚上被铐着的装置一阵错愕。他本来应该要维持那淫糜的姿态等诗延回来,可是大海的异乱太奇怪又担心着诗延,可跟着去找怕诗延生气,所以只是擅自解开束缚,然后随时观察大海以防有什幺状况发生。

    凭证在天响岛上是万能的,可一但离开就失去了效力,只维持最基本的机能;所以要开游艇也非一声下令就行,诗延让景丞非抱到驾驶室,让自动驾驶全速回天响岛。

    「主人,究竟发生什幺事了?」

    套在诗延脚上的似乎不是一般的钢铁合金,而是更顽固的,表面上触摸根本找不到可以开启的锁孔或缝隙,上头还有一点诡异的红光时不时的闪烁。

    「在海里遇到阿奇柏德的人了。」

    「阿奇柏德!?」

    阿奇柏德的恶名在艾布纳大陆众所皆知,谁都不会对想抢他们国家珍贵双性的人产生善意,之间恶劣的程度随时展开战争也不是不可能。

    「主人还好吗?」景丞霏紧张的看着他,不过外表并没有受伤的痕迹,唯一留下的就是这令人恼火的锁具;虽然不能确定,然而那不停闪烁的光就像是追信器一样让人不安定。

    「还可以,有海兽在他们才没办法顺利追到我。」即便海兽有受到利用,也改变不了他们得放弃派一半人追他的事实。「总之要先回到天响岛才算安全,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

    只是狐狸的解药得拖延,要期待别的管道有没有消息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